抢体育赛事、夺影视版权:抖快出击爱优腾被动?

近期,美洲杯、欧洲杯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,成为这个夏天备受关注的体育赛事。而抖音、快手则在其背后瓜分着流量。

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是2021美洲杯新媒体合作伙伴,获得全部比赛直播版权,而且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对赛事进行二次创作。同时,抖音也是正在进行的欧洲杯官方合作伙伴。

快手也拿下了CBA联赛、美洲杯全场次直播及短视频的版权。同时也成为了2020年东京奥运会及2022年北京冬奥会持权转播商。

近期,爱奇艺就拿下了欧洲杯新媒体版权,并推出了围绕欧洲杯的赛事直播、节目制作等内容;腾讯体育则与中国足球协会超级联赛达成了协议,未来三个赛季,腾讯体育将作为“中超联赛官方新媒体合作伙伴”,带来中超联赛全场次直播。

值得注意的是,此前一直是长视频平台争夺体育赛事。早前争夺这一领域的玩家包括爱优腾、咪咕视频、苏宁旗下的PP体育等。但这两年,抖快的加入,打破了这一态势。

事实上,在瞄上体育赛事版权之前,抖快也一直在抢夺影视版权。抖快的再次布局,对爱优腾来说是日益加剧的威胁。

值得注意的是,相比腾讯体育动辄数十亿美元的版权费用,抖快的版权费用似乎更低。

据《懒熊体育》报道,字节跳动每年支付给NBA的整体保底版权费为千万美元级,且NBA中国还将自己的赞助商客户带至字节跳动平台,双方再根据约定进行分成,而腾讯体育拿下的NBA数字媒体版权,从2020-21赛季开始的新五年合同,总价约为15亿美元。

随着抖快不断占领爱优腾的长视频腹地,市场的格局变得更加复杂。爱优腾自身的盈利问题、用户增长难题本身就很难解决,再加上短视频平台的入侵,爱优腾今后的日子可能会更艰难。

入局体育赛事,很大程度上,被行业看做是字节、快手在影视版权领域之后的另一尝试。

近日,字节跳动旗下抖音、今日头条、西瓜视频同时宣布拿到了2021美洲杯的版权,和三年前它拿下NBA短视频版权的场景如出一辙。

快手作为字节跳动的劲敌,虽然在时间上比字节跳动晚入局一年,但态势十分猛烈。2019年,快手成为CBA联赛的合作伙伴,随后便开启了在体育赛事上的布局。从去年开始,快手开始了收割赛事版权之路,先后与NFL、ONE冠军赛、FE 电动方程式、斯诺克赛事等达成内容合作。

值得关注的是,今年3月,快手将CBA、美洲杯全场次直播及短视频版权收入囊中,随后又成为东京奥运会首家持权转播短视频平台。有趣的是,在拿下CBA版权时,快手特意强调获得了CBA直播二次创作的版权。

对于视频平台来说,不论是流量,还是抢夺用户,体育赛事都是不可缺失的阵地。与此同时,优质的体育内容带来的红利也正在显现。据快手最新财报披露,截至2021年4月底,相比于CBA直播推出前,快手体育垂类观看人数增长超200%。

事实上,体育赛事版权这块大蛋糕,长视频“三巨头”爱优腾已经布局多年。在先行者乐视体育崩塌后,赛事版权领域,爱优腾掀起版权之争的热潮,正呈现出“三足鼎立”的态势。

2014年,传统媒体不再垄断体育赛事,体育产业大爆发,体育版权费用随之成为一个大风口。

一年之后,腾讯体育以5亿美元拿下了NBA五年独家新媒体转播权,垄断了中国篮球网络转播的版权市场。在尝到了NBA这一全球顶级赛事的甜头后,腾讯又在2017年成为FIBA(国际篮联)新媒体中国区独家合作伙伴,为期九年。

要知道,有数据显示,自从腾讯拿到NBA独家版权后,腾讯体育用户在国内互联网的渗透率已经从1.8亿用户增长至4.3亿。

背靠腾讯帝国和篮球赛事,腾讯也在不断布局其他小众赛事。据悉,腾讯先后获得了NFL(美国职业橄榄球大联盟)、NHL(国家冰球联盟)、MLB(美国职棒大联盟)和F1(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)的独家新媒体版权。

或许是由于腾讯强势布局篮球的原因,优酷和爱奇艺都相继选择了足球赛事,作为版权争夺的突破口。2018年,优酷高价买下俄罗斯世界杯版权。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关于出资买版权,阿里仅用了三天时间,便通过了将近16亿的预算,偷袭了计划出价10亿的腾讯,足以看出优酷布局体育赛事的决心。

随后,优酷联手苏宁体育旗下的PP体育,打造了“优酷体育”频道,将欧洲五大联赛、欧冠、中超等顶级足球版权收入囊中。

同年,爱奇艺与新英体育合资成立“爱奇艺体育”,也瞄准了足球赛事。根据公开资料显示,爱奇艺体育相继拿下了西甲6个赛季的全媒体版权,亚洲杯、亚冠联赛、世界杯亚洲区资格赛版权等。此前,作为爱优腾中最晚入局的一家,选择了从小众赛事布局,比如高尔夫、拳击等小型赛事。其中包括澳大利亚网球公开赛、ATP(职业网球联合会)、WTA(国际女子职业网联)、高尔夫美巡赛等。

这些年,体育赛事版权市场,已经形成以爱优腾各自为阵的稳定格局。但如今,抖快入局体育赛事版权,搅动了这滩看似平静的水面。

在长视频的大蛋糕中,影视行业是最重要的一块。疫情期间,字节跳动抓住了国内电影的窗口期,国内电影产业打开了新边界。

去年春节,西瓜视频宣布买下了电影《囧妈》的版权,一时间,“字节三件套”请全国人民免费看《囧妈》,被看作是影视行业“院转网”的第一枪。很快,在抖音app搜索电影,百部经典华语电影都可以免费观看。

今年春节,抖音独家合作了七部电影《唐人街探案3》《你好,李焕英》《刺杀小说家》《人潮汹涌》《侍神令》《新神榜:哪吒重生》《熊出没狂野大陆》。

与此同时,字节也在去年相继注册了影视公司和经济公司,涉及影视的制作和播出,试图在影视产业上游分一杯羹。

快手紧随其后,去年参与发行了院线电影《空巢》。目前,在快手的“快手放映厅”官方账号上,有148部影视作品。

对于版权方来说,抖音和快手拥有着强大的用户和渠道,吸引力并不亚于线下院线。对于抖快来说,又探索出了一条全新获取流量的方式。某种程度上,这也一度引发了电影行业对于抖快的。

毫无疑问,影视行业是抖快进军爱优腾腹地的重要出口,而爱优腾腹地的大本营,便是版权。

两个月前,很难想象,在长视频领域缠斗十年之久的爱优腾,会站在同一战线上,集体维权。而维权的矛头,直指抖音和快手。

抖快上的盗版现象有多严重?爱奇艺创始人龚宇表示:“分段式盗版短视频播出总时长,和长视频行业播出的时长基本是同一量级。”

在没有影视版权的情况下,抖快上存在大量剪辑号二次创作的行为。简单来讲,是通过将几小时的电影、长篇电视剧剪辑成几分钟的短视频。这对于短视频时代来说,很符合用户碎片化的使用时间,但间接给砸钱买版权的爱优腾带来很大损伤。

据公开资料显示,2016年《如懿传》的版权之争中,腾讯和优酷原本商定好各出6亿,但腾讯在预估《如懿传》有可能成为第二个《甄嬛传》后,开出天价13亿,最终夺得《如懿传》的版权。2018年,优酷不甘示弱,花16亿拿下俄罗斯世界杯版权,扳回一局。

实际上,这也只是爱优腾十年版权大战的一个小缩影,高额成本也是导致它们难以大规模盈利的苦因。

而今,短视频平台来抢流量,长视频平台终于坐不住了。今年4月,以爱优腾为首的70多家影视传媒企业发布了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,该声明要对未经授权进行剪辑的行为进行法律维权。随即,抖快平台上大量的二次创作视频被下架。

一个共识是,这种没有版权限制的二次创作,给短视频博主们带来商业变现的可能,也带给平台流量和收益,再加上模式由来已久,禁止也并非一朝一夕的事。如今浏览抖快平台,仍存在大量的剪辑视频,或博主真人出镜讲解,或避开有爱优腾版权的影视作品。总体来说,仍处在“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”的阶段。

从目前的市场格局来看,抖快已经全面进军了爱优腾版权的腹地,不仅在影视领域扎根,也在体育领域撕破了口子。在这种复杂的情况下,抖快的加入,只会让爱优腾距离盈利的脚步越来越远。

在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,阿里大文娱总裁樊路远感叹道:“难,长视频行业太难了。这个行业是有盈利的企业,但我们三家(优酷、爱奇艺、腾讯)什么时候能盈利?按照现在的生存环境,盈利指日可待那是痴心妄想。”

背靠BAT,怀着“奈飞梦”的爱优腾,不但没有盈利,还面临着巨额亏损的风险。据公开数据显示,2017年,爱优腾三家合计亏损超过100亿元,2018年上升到了190亿元。虽然亏损情况在逐渐好转,但也是仍在亏损。2020年,爱奇艺的净亏损仍在70亿元。

一个强烈的对比是,根据字节跳动披露的数据显示,2020年实际收入为2366亿元人民币,而快手财报显示2020全年营收为587.8亿元人民币。对于抖快来说,他们的资金储备尚且充足,目前最需要的是流量增长。

当前,日活6亿的抖音和日活4亿的快手都面临着进入用户增长缓慢期的问题,如何扩大用户数量,是抖快要考虑的。目前看来,和短视频密切相关的长视频用户,和抖快有着极高的匹配度。

抖快有钱烧,但爱优腾已经亏不起了。这十年,爱优腾内部的战争已经让他们元气大伤。根据《晚点LatePost》报道,爱优腾已经烧出了1000亿人民币,

更严峻的是,爱优腾的用户天花板已经肉眼可见。内容制作的高成本和会员、广告收入的不对等,涨价成为爱优腾提高营收的新手段。

2020年下半年,爱奇艺会员价格上涨,这是从2011年开启视频付费会员体系后,9年的第一次费用升级。对比之下,被视为爱优腾学习对象的美国Netflix公司,会员费用升级已经发生了6次。

即便是这样,会员费用依然远低于Netflix,提高会员费用后,爱优腾还是不可避免地出现了会员数的下滑。2020年第一季度爱奇艺会员数量达到1.19亿,第二、第三季度都开始下滑,分别为1.05亿、1.058亿。

在自身盈利、用户增长都很困难的局面下,面对抖快的入局,爱优腾只有一个选择,被动应战,因为长视频市场爱优腾不可能放弃。这也就意味着,在版权大战中,爱优腾和抖快将形成两股势力,并长期缠斗。双方明争暗斗的结果是,爱优腾盈利遥遥无期。

另一个难题是,抖快等平台上剪辑号的二创行为,像野草一样,爱优腾并不能完全阻止。

根据《2021年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》显示,自2017年12月份起,短视频人均单日使用时长逐年递增,从2017年的76分钟逐步增长到2021年的125分钟。综合视频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已趋于稳定,2020年还呈现出下滑趋势,最终定格在2021年3月份的98分钟上。

也就是说,短视频已经占领了大部分用户的时长,短视频剪辑能在短时间内让用户看懂一个影视作品讲的是什么,很符合用户利用碎片化的时间,短平快的观影需求。

更何况,影视二创已经得到了不少影视公司的青睐。据报道,在爱优腾打响版权保卫战后,不少影视公司仍选择和抖快平台的剪辑博主合作,并表示可以给博主授权。

显然,影视公司看中了短视频平台的自来水效应,而短视频平台也已成为片方的重要宣传渠道。从2017年《前任3:再见前任》靠“哭”、分手和“吃芒果”等在抖音大获成功,再到《你好,李焕英》逆袭《唐探三》,可以看到抖快平台为电影票房无形之中做出了很大贡献。

总体来说,抖快的“剪刀手”没办法一刀切,爱优腾们的版权保卫战还要继续打下去。

在中国互联网的历史上,没有任何一场战争像长视频一样,跨度十年之久,烧钱千亿之多,最后却不知道终局会如何。

无论是爱优腾的“三国杀”,还是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版权之争,对爱优腾来说都压力极大,越来越被动的它们,能否最终闯出一条生路?

本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钛媒体平台仅对用户提供信息及决策参考,本文不构成投资建议。

想和千万钛媒体用户分享你的新奇观点和发现,点击这里投稿。创业或融资寻求报道,点击这里。敬原创,有钛度,得赞赏550人已赞赏>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